邹斌:开完两会 想去上学 《代表

  3月5号凌晨,十三届全国人大湖南代表团最年轻的代表,1995年出生的邹彬,在驻地京西宾馆的房间里难以入睡:

  邹彬:还是担心啊,因为跟平常上班不一样啊,这是去开会啊,去人民大会堂啊。然后早上5点钟闹钟还没响,就醒了,一看,还有这么久,我就继续睡。睡到6点钟,又醒了……

  在他不到23年的经历当中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深夜辗转反侧:16岁在湖南的建筑工地干活,20岁代表中国去巴西参加比赛,都有过难眠的晚上。

  邹彬出生在湖南新化县的农村,初中没毕业就不想上学,跟着长辈,到建筑工地做砌砖工人:

  邹彬:这个事情怎么说呢,就是在学校里面调皮嘛,跟老师吵起来的,可能老师要我怎么样我就可能放不下面子什么的,我就不读了。本来读也是读不进嘛,每天在学校里就是混日子一样,干脆也就不读算了,就这样出来了。

  记者:从学生到建筑工人,这个身份的转换对你来说容易吗?会不会觉得很辛苦?才16岁。

  邹彬:当然辛苦了,那个时候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,没做过什么很大的体力活,你要搬这么多砖,那时候我第一天去做一天,哇,浑身都痛。

  邹彬:真没有。可能放不下这个面子,我既然选择了这个,我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啊,这是我选择的。

  邹彬:对。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在床上,也在想这个砌墙的过程,今天砌的这个墙哪里出了问题,然后明天或者以后这个问题我要怎么去注意,去把它规避掉。第一步做什么,第二步做什么,整个流程在脑海里面走一遍,然后第二天或者你去做这个东西的时候,能做得比较顺畅一点吧。

  邹彬:对,我是那种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,特别是刚开始学的时候,砌得自己还不是很满意的样子,我想把它砌好,就慢嘛。像我们是做得越多钱越多。工友们就说你砌这么好,也不会多给你钱。

  靠着把一般人认为的粗活儿做得更精细,邹彬在中建五局的比赛中崭露头角,又获得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区砌筑项目的冠军,经过层层选拔,邹彬成为代表中国到巴西参加比赛的最终人选。

  世界技能大赛砌筑项目的规则是,严格按照图纸,误差1毫米扣0.1分,误差10毫米得0分。要完成精准的计算,初中肄业的邹彬只能先硬背各种公式和口诀,梦里也会念出来。最终,他在跟各国选手的较量中获得优胜奖,实现中国在这个项目上零的突破。他还先后被评为全国技术能手、全国优秀农民工,今年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邹彬:如何做好,如何当好这个人大代表。这个怎么说呢?就是说表达这一块吧,比如政府工作报告,你听完以后心里有这个想法,你也理解那个意思,民有所呼,国有所应,但是在小组讨论发言的时候你就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来。因为我也是新代表,小组讨论大家发言都挺积极的,都是那种抢话筒的形式。

  邹彬:在知道要发言的时候有点小紧张,可能要讲的话会讲得不好,如果不轮我就好了,但是到了真正没有轮到自己的话,还是有点小失落一样的。

  除了开会和接受采访,邹彬都在房间学习各种材料。3月15号惟一一天休会,也被请到中建五局北京公司开了座谈会。湖南的工友们托邹彬带到两会的呼声是增加收入,不过他没有直接这样转达,而是变成了三条建议:希望改善建筑工人的社会保障、加强职业技能培训、方便他们加入工会组织:

  邹彬:跟我一样年纪的这种产业技术工人有好多,以后的话,会抓住这一点如何去把他们聚集到一起来,一起相互学习,也是提高他们的技术水平,可以说技术水平提上来了,这个工资水平肯定能提上来了。

  采访间隙,邹彬打开家里的微信群,听到外甥女儿和母亲的声音。他的微信名字叫“现在不努力未来不给力”,头像看起来比本人还要年轻。毕竟还是个1995年出生的男孩儿,从大会开幕之前通电话,就说起过一个小烦恼:代表出席证上的标准照拍得不满意。

  邹彬:我感觉我证件上拍的那个照片,好那个的……那时候我在项目上面,在上班,说要去拍照片,我也不知道这个照片是用来干嘛的,然后我就去拍了,也没有去剪头发,也没换衣服……

  邹彬:现在让我去我肯定去啊,开完两会以后,可能会去找一所学校去进修一下。去学习一下,提高自己的自身修养也好,参政议政能力也好,毕竟以前出来得比较早,文化知识这一块还是挺缺。自己的能力都没提升起来,如何给技术产业工人这个群体发声呢?是吧?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